那人,那事


字体:  】【视力保护:

你会有放在心里,久久不能忘怀的事吗?岁月流转,或是沧海桑田,你于心有憾,或是真正让你心疼的事吗?

侬本多情,但当岁月潮水般从我们脚下流去;当常人难以接受的生老病死,在我们的眼里,只是常事;当病人家属内心的忐忐忑忑,焦灼难安,在我看来已是多余。这时,我认为,我不会再轻易的被某个人,某件事感动。可是,我还是错了。我从来很低调,贞静少言。但是有些感触,我确实要说出来,即使用文字的形式。

一三年在一个酷热的夏日,我开始来医院实习。一四年同样是在一个炎炎的夏日,我和一大批热血的医务人员成为这百年省医一个正式的职工,几年来,虽年资不高,但已是有不少让我心之所动的事了。

1.png

在血液科的时候,有个20多岁的男性病人,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他总是问我要qq号,我初是不给,嫌他烦的慌。可是,他总是要,其实我内心尚算良善,想到这样的疾病治疗要受许多苦,预后又非常差,便给了他。后来他总是找我聊天,问些对我来说无关紧要的事,你吃饭了吗?你在干嘛?你怎么不讲话?云云……我根本都懒得的理他,我只念在他时日无多,回他一条吃过了,便罢。我在空间里发的说说,他经常给我点赞,不开心的时候,给我鼓励。同样,我对他还是很冷淡。很久很久以后,我突然意识到他消失了,不再找我聊天,不再我的空间里出现。我恍惚间生出一个不好的想法,我开始心乱,我主动找他聊天,我说,你最近怎么样?身体还好吧?我殷切的期盼他回复我,是不是同样如当初他殷切的期盼我回复他一样呢?可是我,等了好久也再也没有等到他的回复了。我开始心疼,翻我们的聊天记录,我真是有愧啊,他每每发很多话,而我却寥寥的只回这几个字啊。他最后的那一句话,小段,我想你了。而我却什么都没有回答。我当时觉得他无聊,心想你再怎么想我我也不会想你的。

不久后,我遇到一个那个科的老病号,我问到他。结果同我不想知道的结局一样,他故去多时,去了一个再也没有痛苦的地方。我没有流泪,心尖却疼了。我去他空间里看看,就像去他墓碑前献一束花一样的心情。

我别了血液科去了ICU,初到那里的时候我害怕,各种各样的机器在报警,病人病情都很重,身上插一身的管子,只能约莫看出个人形。我内心是恐惧的,但随着时光的推移也渐生了熟识的感觉。我还和一个住了很长时间的病人,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从老师那里我知道她是一个中国科技大学的英语教授,得了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简单的说,就像霍金一样的渐冻人。终日躺在床上,只有眼睛和嘴唇还可以动。相较于ICU其他病人,她的病情较稳定,所以通常是我们这个级别的人去照顾。时间长了我们也彼此熟悉,她的一个眼神,就知道什么意思,不过有时候也难懂,要猜半天,联想很久。有时候很忙,没功夫理会,闲下来时,也和她聊聊,就在她难懂的唇语里,在她各种眼神中,我竟然猜出她的人生经历。她是生长在上海,11岁同父母和唯一的妹妹来合肥定居,合肥工业大学英语系毕业,后执教一所高中,最后转到中科大英语系执教。将近30岁结婚。37岁升正教授。那个时候她58岁了。还有一些小的细节我也猜出来了。我们很开心彼此的熟识。那次,相恋三年的男友与我分手,大夜班,更深人静,在她的相对独立的房间里,我一边帮她吸痰,一边伤心事涌起,哭的稀里哗啦。帮她所有的事弄好,她还是直直的看着我,满眼的怜惜和问号。我当然懂得她的意思,我想到反正她不会说话,不能告诉别人,我就和她说了事情的原由。说过之后,心情轻松了很多。我认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可我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我竟然收到了一条信息,是她的丈夫发给我的,满满当当的许多字,全都是鼓励我从悲伤情绪里走出来的话语。第二天家属探视的时候,我找到她丈夫,她丈夫告诉我“是的,全都是曹老师跟我讲的,我一个字一个字的猜,你不知道多难猜,搞了一下午才猜出来,信息也是曹老师让我发给你的,她说平时都是你鼓励她,让她坚强,现在曹老师终于可以鼓励你了。”我当时只是想倾诉一下,可是这位善良,可爱,待人真诚的曹老师,竟然放在了心上,还难为了她丈夫一下午。我握着她的手,表示了谢意。从她的眉眼和嘴唇我也看到了的笑意。

2.png

现在我已然从那时的困境里走出,可是曹老师已经不在了。我记得她说,一定要坚持到一七年的。作为中科大英语教授的她,看了很多国外的医学文献,据她说,一七年可能研究出治疗这种疾病的药。当然还有一些私密的原因,我从始至终都没有猜出来。一七年,对我们来说,就算多么不愿意它的到来,它也会如期而至。可是,对于这个坚强的人,即使用尽一生力,终究是等不到的。

故事讲到这里,我突然的安静了。后来,我告别了病房,去了相对密闭的手术室,匆匆的节奏使我没有太多机缘和病患互诉衷肠可是那些在我生命里出现的故人故事,我从来都不敢忘怀。我不知道应该以何种的方式结尾,就借一首诗来表述我的心情吧。

同情在左,爱在右,走在生命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花香弥漫,使穿杖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却不悲凉(手术室 段乃娟)




♦ 联系我们

安徽省肿瘤医院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环湖东路107号 联系电话:0551-65327666 行政值班:13349290522 传真:0551-65327751

♦ 我要投诉

投诉电话:65327776 邮箱地址:ahszlyyjsk@163.com 来信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环湖东路107号(安徽省肿瘤医院监察审计科) 驻安徽省卫生计生委纪检监察组信访举报 邮箱地址: ahswjwjjz@126.com